可几年下来,他依旧一缕青衣,两袖清风。每次调侃中,我们忍不住问他,什么时候把空姐娶回家啊。< 考入民航某所大学的小陈,成了我们同学中羡慕的对象。毕业后分配到一家大型的国有航空企业,开始了他与空姐的非正常生活。他的工作看起来很轻松:给空姐们排班。在我们看来,在美女的身边工作,多么养眼的一件事情,娶个空姐,那真是轻而易举。

  可几年下来,他依旧一缕青衣,两袖清风。每次调侃中,我们忍不住问他,什么时候把空姐娶回家啊。他只是笑笑。昨天晚上,同学约我们一起吃饭,讲述了他和空姐们的非正常生活让我们惊叹不已。

  同学得意的开始讲述他的工作。管着几百号空姐,暗送秋波,那是天天都有了;私下里请他吃饭的更是排队;飞欧洲航线的空姐更是以特殊的方式给他从国外带回来洋酒、咖啡和名牌服装。问题是,空姐们所有的良苦用心,都被我拒绝了。 我说你真够傻冒的,用不着给我们这帮兄弟啊。同学说,你们殊不知,这般好意全是贿赂。排班看似简单,却暗藏很多猫腻:航线的不同直接影响到空姐的收入,飞国际航线要比飞国内的油水多,飞国内短航线不停起落不出小时不说,还很辛苦,空姐们挑肥拣瘦不说,还状况满多,今天不能飞这里,明天要飞个那里,送亲戚,接父母,有点私事怕请假扣钱,等等举不胜举的状况都来了。谁搞定,当然是我。按说按规矩办事,可得罪人的事情,不好做啊。一开始,我坚持原则,六亲不认。结果呢:空姐们把她们的手伸向了我兄弟的大腿,身体靠向了我的肩膀,用及其暧昧地声线说道:“就这一次嘛,求你了,嗯,下不为例还不行,回头,请你吃饭。”“你说我答应还是不答应?”同学问我。答应啊,是男人,那个不好色。什么狗屁原则,天知地知,再有就是鬼了。我同学却说:“都象你这样,那我就死定了。

  同学出于利益关系,没有向我们透露详细内幕,大概是说空姐出于报复,上了某个职权男人的床,拍了同欢的照片以恐吓对方。我说:“那你不满足人家的要求,难说那天你会成为空姐的裙下鬼。”我再看我同学一脸苦瓜相:“我现在啊,已经被空姐们骂成狗屎了。”

你们觉得空姐这个职业好吗?

光鲜靓丽空姐的私生活,表面的风光终究挡不住背后的心酸!!